新闻头条>>正文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三变”让各民族群众同心同富
2019年04月30日 00:02
来源: 民族新闻网  作者:文/记者 罗元涛 图/王光厚
更多
  


主持人:本网记者  罗元涛 

讲述人:六盘水日报原副总编辑、六盘水文学院客座教授 邓 俭
     盘州市普古彝族苗族乡舍烹村党支部书记、银湖农民专业合作社社长 陶永川 


“三变”改革的发起人之一陶正学(前排左四)与驻村干部开院坝会,讨论村集体经济发展。

    四月,乌蒙边陲的盘州市普古彝族苗族乡舍烹村,日照充足,田野里的麦子进入收割阶段。过去,村民收麦子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今天,收割麦子成为了舍烹村乃至周边7个村的新鲜事。这是因为8个联村的土地均集中用于开发农业观光和旅游业,村里仅存少量具有耕种价值的土地。

    盘州市普古彝族苗族乡,居住着汉、彝、苗等民族;其中,彝族人口占45%,苗族人口占12%。2011年,辖区舍烹村是远近闻名的贫困村,该村农民人均纯收入仅700多元。随着“三变”改革的探索和实施,10.68万亩自然资源、2252万元财政扶持资金转换为村集体和老百姓持有的股权,964户2864人变成了股东,990位农民进入园区变成产业工人。2018年,娘娘山联村下辖的8个村农民人均纯收入突破16700元,每个村集体积累达到60万元以上。这种飞跃式的发展,得益于苗族企业家陶正学心系桑梓、穷则思变、欲求尽快摘掉贫穷落后帽子的朴实情怀和实干苦干精神。他通过带领发展高效生态农业和打造农旅结合的国家级风景名胜区,使名不见经传的娘娘山声名鹊起,村庄从过去的穷村步入富裕村。


陶正学(右二)向省外考察团介绍奇花异草科技馆

    主持人:讲述团结故事,共促民族发展!

    各位读者朋友,大家好!这里是《www.yabo2008.net民族报》开设的“壮丽七十年·奋斗新时代”——“四力”“四全”建设大型主题采访实践活动现场。我们邀请到的讲述人是六盘水日报原副总编辑、六盘水文学院客座教授邓俭和盘州市普古彝族苗族乡舍烹村党支部书记、银湖农民专业合作社社长陶永川。他们将为我们讲述苗家汉子陶正学胸怀感恩之心、投身家乡建设的故事,通过这些故事,我们看到普古民族乡民族群众自力更生,在脱贫攻坚道路上大胆创新、艰苦奋斗,感受各民族群众团结奋进的激情。

    画外音:陶正学,苗族,中共党员,1965年出生在普古彝族苗族乡舍烹村。现任盘州市娘娘山联村党委书记、www.yabo2008.net娘娘山高原湿地生态农业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2012年,他关停了煤矿、洗煤厂,带着4.5亿元资金毅然返乡,开始了他的开发式、造血式扶贫之路,也开启了娘娘山周边8个村寨的脱贫致富的蝶变之旅。先后荣获www.yabo2008.net省首届返乡农民工“创业之星”、全省扶贫先进个人、全省优秀共产党员、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模范个人、全国十佳农民等荣誉称号和表彰。 

    “要么倾家荡产,要么共同致富。”“冲着老百姓的信任,再大的山我也要爬过去。”陶正学脸上总是挂着微笑,和蔼,幽默,善良。与陶正学交流,你会感受到他创业的激情,同时也有创业的不易。陶正学身上的果断、坚毅、善良、包容一直感染着身边的人。

“他是一位家国情怀很重的企业家”


陶正学(前中)在科技示范园

    主持人:你是怎样认识陶正学的?给我们说说你眼中的陶正学?

    讲述人(陶永川):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小时候,我们天天在一起玩耍,高中毕业后,他就出去打拼。之后我们一直很少往来,只是在逢年过节聚一聚,交流不多。1993年,我和他到云南省东川市开过矿。真正的共事是在2012年,他跟我说回来投资搞农业。我们最初的想法是把六车河进行截流,由我负责监督施工,陶正学出资修一个小型水库,开办农家乐。原计划在2012年4月4日就完成水坝修建,后来因为施工方错过工期,半成品的水坝被河流冲垮。从那以后,我成为银湖农民专业合作社的7个发起人之一,我们也紧紧捆在一起,所有大小事务我都参与。一路走来,有今天的成绩,实属不易。这就像我党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先辈为了新中国干革命,全身充满干劲。创业初期,我们一路猛追猛打,不分白天黑夜,全村人不分你我,真像有首歌里唱的“团结就是力量……”

    陶正学在我眼中是一位善良、仁厚、胸怀大志的人。他每年都会给村里的老人发红包,中秋节日还送月饼。特别是他放弃原本舒适的生活,选择回来建设家乡,真的让家乡人很感动,这也是我一直信任和佩服他的地方。

    讲述人(邓 俭):2012年5月初的一天,我在陶正学兄弟俩开设的盘州兴凯花园酒店西餐厅吃简餐,凑巧遇到陶正学。那天晚上他请客,说了要回家乡普古舍烹办农业合作社的事,而且准备把所有身家投进去。我当时想,陶正学是不是“疯”了。

    30年前我去舍烹采访,好不容易搭上一辆拖拉机,一路颠簸,把相机镜片都抖散了。新寨有家苗族群众,茅草房破烂不堪,大人小孩吃炒玉米当午饭。夜晚我在布依族寨子的村支书家,睡在阁楼四面透风的楼板上,垫的是包谷草。

    即便过了几十年,舍烹的面貌改变也不大。陶正学要把上亿的资金投到交通闭塞、生活不便、又穷又远的舍烹!让人难以理解。正因为如此,我开始跟踪采访陶正学扶贫创业的全过程。我觉得,陶正学是一位家国情怀很重的企业家,他身上既有朴实无华的农耕基因,更有大智若愚、举重若轻、甘当家乡人民“靠山”的大山气概。 

从上亿身家变成负债累累

    画外音:对于陶正学来说,娘娘山是一份永远的牵挂。16岁外出闯荡,30年的商海打拼,他成为村子里最先富起来的人。修条路、给点钱、帮个贫,在外经商期间他先后拿出2000万元接济贫苦群众,但对于穷了几代人的娘娘山人来说,只是杯水车薪。如何彻底改变家乡贫穷落后的面貌?2012年,他毅然回乡,带领娘娘山老百姓开始了二次创业。



陶正学(右二)向外宾介绍刺梨产业

    主持人:陶正学刚开始经商时,主要从事的行业是什么?

    讲述人(陶永川):在我印象中,他什么都做过。决定要回来后,他陆续关停了外面的企业,将30余年经商积攒下的资金和个人资产全部砸到了娘娘山这个山沟沟里,带领我们建起了合作社、公司、产业园区、旅游景区……这么些年来,他从身家过亿到负债累累,换来了家乡翻天覆地的变化。他还经常跟我说:“换得值!”

    讲述人(邓 俭):据我所知,在煤炭价格走低的时候,他一车一车拉煤,200多公里坎坷山路昼夜前行,把盘州淤泥的原煤,运到水城一家工厂的荒地上,堆成煤山。原煤市场转暖后,他淘到人生的第一桶金。此后他去了云南东川开矿,败走麦城,重回家乡后,在淤泥白手起家办煤矿开洗煤厂。陶正学从经商到做实业,年轻时浮躁的心态得以转变日渐成熟,成为当时采煤行业颇有名气的企业家。2011年前后,陶正学三兄弟在淤泥彝族乡、红果新城分别建起了当时条件最好的酒店,企业也建成了花园式工厂,生态环境在上百家民营煤矿中首屈一指。

    主持人:2012年,他选择回到家乡发展,你当时理解么?

    讲述人(陶永川):我认为是好事。对于家乡的发展,有了致富带头人,就找到了主心骨。舍烹,才真正有了致富的希望。

    讲述人(邓 俭):我曾经在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多次去过娘娘山地区,这一带老少边穷的印象刻骨铭心。现在的猕猴桃园,在过去是乱石滩,洪水沟,满目疮痍。

    2012年我第一次和陶正学来娘娘山,现在的银湖、广场、温泉小镇、天鹅湖,那时就是一条两岸泥土,中间黄水的河沟。我当时佩服陶正学,但从内心深处难以理解他的壮举。我说眼下的环境并不好,他说一张白纸才好画最新最美的图画,说话时踌躇满志。与我们同行的云南人小郭,私下连连对我说“陶正学疯了陶正学疯了!”他有几亿身家,完全可以在城市里赚大钱,哪怕做房地产,也大有用武之地啊!

    2016年国庆节期间,小郭再来娘娘山,就非常敬佩陶正学带领乡亲们创造的奇迹。他感叹:“如果我们那里有个陶正学就好了!我们家乡的领导应该带队组团来。” 

“三变”成为各族群众致富金钥匙

    画外音:娘娘山地处大山腹地,丰富的生态资源因偏远得以保全下来,曾经的发展劣势在陶正学眼中变成了优势。在陶正学的带领下,娘娘山先后建起了www.yabo2008.net娘娘山高原湿地生态农业旅游开发公司、利群农业综合开发公司、生态农业示范园区,走出了一条农旅结合的生态发展之路。

    “以前当老板亏了只是我一个人,现在当联村书记,身后跟着的是8875名娘娘山父老乡亲,决不能亏。”带着这份信念,陶正学四处学经验、跑市场、找项目、借贷款、引资金。

    主持人:决定要开发娘娘山后,他是怎么做的?

    讲述人(陶永川):陶正学回来后就带领我们发起成立银湖农民专业合作社,让乡亲们都成为股东。想起当初入股,困难重重,是陶正学的为人让群众放心。有陶正学强有力的经济支撑,群众说:“陶老板都不怕,我们怕什么?”

    由于群众的信任,在2012年村委换届中,陶正学被推选为舍烹村主任;2013年,又成为涵盖娘娘山片区8个村的联村党委书记,我能感受到他肩上沉重的压力。

    当上了联村党委书记,有了党组织的保障,陶正学发展的信心更足了。但联村怎么联?资源如何整合?地域观念如何破除?一系列问题接踵而至,他一时感到十分困惑。

    在各级党委、政府的指导和帮助下,陶正学逐渐理清了思路、找准了发展方向。他说:“既然要联,就联出个样子来。”为了将各村迅速凝成一股绳,他提出了“资源共享、产业共建、利益共赢”的工作思路,决定先从产业入手,一村一村搞动员、一村一村做规划,找准各村发展定位。村集体、老百姓拿不出钱,他便自己垫资帮助发展,带领各村先后成立了12个农业专业合作社,精品水果采摘园、刺梨产业园、猕猴桃种植基地纷纷落户各村。

    讲述人(邓 俭): 从“输血”扶贫到“造血”扶贫,从“乌金”产业到绿色产业,再到农旅结合的国家AAAA级景区娘娘山国家湿地公园建设,是陶正学在新世纪的重大转型。尽管他致富以后从没有忘记父老乡亲,但原来的数千万元输血扶贫资金产生的效益并不理想。修路,接水管,建学校,拉电线,仅仅是解决了生存环境问题。

    他回乡将生态产业化、产业生态化,发动联村老百姓一起探索“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的“三变”改革,这就是娘娘山地区少数民族群众走上致富道路的金钥匙。 

要做老百姓集体的企业

    画外音:当初,盘算着带领村民发展产业的陶正学,看到其他地方都是采取土地流转的方式,产业是发展了,但富起来的只是少部分人。他意识到:“要真正让每一位群众的腰包都鼓起来,必须要做老百姓集体的企业。”回到娘娘山,他便发动村民以资金入股成立了娘娘山银湖农民种养殖专业合作社。为了吸引更多的群众参与进来,他采取群众入股多少,他就垫资多少,打消了群众入股顾虑,第一年便吸纳465户农户成为合作社股东。随后,他又创新了以土地、林地、荒山、水面、湿地、劳务等入股方式,让“三变”改革在娘娘山脚下大放异彩。 

    主持人:现在,你怎样看待他,怎样看待舍烹村?

    讲述人(陶永川):我想,娘娘山8个联村,没有一个不感谢陶正学的,包括我自己。你看现在,一个个现代化的农业产业基地在娘娘山脚下遍地开花,农业产业园区面积突破14.2万亩,2015年成为www.yabo2008.net省“5个100”工程中的100个旅游景区,2017年成为AAAA级景区,是省级康养示范基地。2018年游客接待量62万人次,旅游收入达到1.23亿元,解决周边8村就业达1600人,还吸引省内外的人到娘娘山工作。初步形成以生态旅游、健康养生、设施农业、文化开发、会务培训等8种产业为支撑的多元化特色产业链。农民在家门口就能务工,能当老板变成了事实。同时也解决了存在的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问题。曾经贫穷落后的娘娘山摇身一变成为集高效农业、旅游观光、健康养生为一体的大健康生态旅游目的地。我想舍烹未来会更加美好,就担心游客多了,水电不够用。

    讲述人(邓 俭):陶正学的家国情怀了不起。对小家,他担起了大哥的重任,是顶梁柱。对父母,无微不至地孝顺,是好儿男。记得我采写的长篇报告文学《亲亲娘娘山,吻我银湖水》彩色书样刚出来时,陶正学第一时间就联系我要书,先拿给父亲看看。

    对国家,陶正学身体力行做的,是带领各族群众脱贫致富奔小康。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陶正学以他的实际行动,让家乡舍烹村的人民提前进入小康,2018年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16700元。

    其实,陶正学对家乡、对国家脱贫攻坚、减贫摘帽的贡献,远不止一个舍烹村;远不止娘娘山地区的8个联村。从2012年到现在不过7年时间,娘娘山周边地区的开发扶贫,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农旅结合的龙场白族文化与龙场茶产业的崛起,保基格所河峡谷旅游区的开发,娘娘山国家湿地公园、国家森林康养基地的建设,便是明证。

    主持人:陶正学在父母眼中孝顺,在妻子眼中体贴,在子女眼中慈爱,在乡亲们眼中博爱,在外人眼中有家国情怀,不简单。陶正学与“三变”舍烹村的故事告一段落,不管外界的评价有多好,头上光环有多少。当你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陶正学依然奔走在路上,为家乡各民族群众同步小康奉献自己。他甘于奉献、投身家乡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和思考。
责任编辑:张阳
更多
延展阅读